Stout 驻瑞士的董事总经理 Stéphane Oury 和 Christophe Lapaque 认为,有关中间市场企业和特定行业的需求将不断增长。

March 20, 2018

欧元区经济不断增长。使用欧元的 19 个国家均表现出较强的企业和消费者信心。欧洲实现八年来最低失业率。大量跨国并购活动涌现。

在这些有利的趋势下,Stout 于去年 11 月在瑞士开设了两家新办事处,分别位于日内瓦和洛桑。Stout 开设的这两家首批欧洲办事处加强了公司的全球业务覆盖范围,并可为瑞士市场以及西欧、中东和非洲的市场区域提供跨境交易服务。

Stout 邀请了两位投资银行业务的老手 Stephane Oury 和 Christophe Lapaque 来分别领导日内瓦和洛桑办事处。他们都在众多行业(包括消费品;技术、媒体和电信 (TMT);制药;多元化产业以及房地产、住宿和休闲)的国际并购方面拥有超过 30 年的经验。

在加入 Stout 之前,Stephane 和 Christophe 在瑞士一家私人银行成立了企业咨询部,为企业家和家族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此前,他们在瑞银集团 (UBS) 的企业咨询部工作。

The Journal 最近采访了 Stephane 和 Christophe,以进一步了解欧洲内部和跨境并购活动。

除 2014 年外,2017 年公布的涉及瑞士公司的交易比过去 10 年中的每一年都要多。私募股权公司也在同一时期参与了迄今为止数量最多的交易。根据您最近的经验,您如何描述当前的瑞士经济以及西欧周边经济体?

至少可以说,过去几年一直很有趣。虽然 2016 年由于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而导致宏观经济环境不稳定,但 2017 年,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稳健增长,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业务在西欧实现了增长。利率仍然很低,私募股权公司在配置资本方面非常活跃。

瑞士是利基经济体,主要针对出口市场提供高品质服务和产品。与此同时,全球许多投资者都将瑞士法郎视为价值储备货币,这导致在过去几年里,瑞士货币相对于其他世界主要货币人为走高。因此,瑞士公司对其运营进行了严格调整,并争相提高生产效率。

就在最近,瑞士法郎兑欧元汇率下跌了近 10%。但这将有利于瑞士经济及其出口行业,如工业品、机械和设备以及消费行业的手表的出口。

请描述一下瑞士和整个欧元区内并购环境的现状。

2017 年,由于强劲的欧元区经济和巨大的增长预期,欧洲的并购交易数量增长了 16%。在瑞士,交易数量增加了 5%。但这仍然低于 2013 年和 2014 年的水平,部分原因是 2015 年 1 月瑞士国家银行决定结束瑞士法郎的最低汇率,这导致了法郎的大幅升值。

我们看到整个欧洲对私人中间市场公司都有着强劲的需求,其主要驱动因素是低利率环境、私募股权基金和公司资产负债表中的大量现金以及光明的增长前景。

您在中间市场公司中具体观察到了哪些类型的交易活动?您对 2018 年的预期是什么?

我们看到了一种新型投资者的崛起:大型家族理财工作室和高净值人士正在聘请专门的团队来直接投资于中间市场公司。他们拥有直接与传统金融赞助商竞争的金融手段,同时能够为目标公司提供颇具吸引力的方法,因为他们没有后者所受的限制。例如,他们不必受制于特定的投资期限。

您正在从事什么类型的跨境活动?其中哪些国家/地区最活跃?您认为是什么推动了这一趋势?

从历史上看,瑞士约有三分之二的并购交易是跨境交易。瑞士 SME [中小企业] 仍然是对外国投资者有吸引力的目标。美国公司是最大的买家,其次是德国、英国和法国。这些买家的主要驱动力是获得瑞士的技术知识。

总体上讲,在欧洲,北美买家的数量在持续增长。

您觉得现在哪些行业特别令人兴奋?

瑞士目前最受欢迎的行业是工业、金融服务和 TMT。在欧洲,我们对消费品业务、汽车零部件和医疗保健服务等行业也有需求。

您认为私募股权活动一定会继续激增吗?私募股权投资商是否会积极参与市场的各个层面,他们是否会更关注某些特定行业?

考虑到过去两年的集资情况,预计我们所覆盖市场的私募股权活动不会放缓。所有层面的投资规模均有覆盖,但我们目前发现,筹集的大部分资金集中在少数参与者手中。例如,2016 年在法国筹集的资金总额的 75% 被仅 10% 的法国私募股权投资者垄断。现在,综合性基金越来越难以从竞争中脱颖而出,吸引外国投资者。然而,行业专业基金(如医疗保健、TMT 以及食品和饮料行业的基金)却能够显示出优异的回报率,因此越来越受欢迎。

您的交易经验不仅仅局限于欧洲,还包括美国、中东和非洲,接触过多个地域、多种文化和行业。在如此广阔的交易背景下,您都获得了哪些深刻见解,或遇到过什么样的挑战?

首先,有必要解释一下这种广泛的国际经验来自何处。瑞士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尤其是日内瓦,它是约 30% 全球私人客户离岸财富的管理中心。

我们在大型国际私人银行工作了十多年,这使能够与各国的企业家、家族企业以及他们的私人财富管理者建立紧密的关系。我们已经接触到了欧洲、非洲甚至中东的大量交易。我们的网络本质上是国际性的,并且我们能够在保密的基础上接触到全球各地的决策者。

我们遇到的主要挑战是(尤其是在新兴市场上),获取高质量信息和找到合适的本地合作伙伴,如并购律师和会计师事务所。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对高度保密性的要求,这是我们在与家族企业合作时所珍视和捍卫的价值。

对于中东和非洲,您如何描述当前的经济状况以及并购活动的水平和投资者的兴趣?哪些行业占主导地位或比较活跃?

最近油价的回升对这些经济体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它们中的大多数都严重依赖于大宗商品的价格。在经历了两年活动相对低迷的时期后,海外投资者,特别是中国、韩国和日本的需求不断增长,他们愿意在非洲建立业务。到目前为止,这些大都是战略投资,因为债务融资还不常见,这限制了进行杠杆收购的能力。在非洲,法律和税收环境也在不断改善,变得对海外投资者更加友好。自然资源行业过去是主要的关注点,但一些行业正受益于非洲不断增长的中产阶级,这部分人群约有 3 亿人口。消费品、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和建筑行业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国投资者。

您对可能从事跨境交易的主要利益相关者(如企业主、经营者、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确定合适的顾问,对方不仅要能够在技术上支持您完成交易,而且最重要的是,还要能够为您提供相关工具和洞察信息,让您彻底了解当地的环境和文化。

哪次交易是您处理过的最独特的交易?

两年前,我们在西非完成了一次交易。我们建议一家主要从事林业生意的家族企业将少数股权出售给一家全球金融机构。在技术方面,我们遇到了诸多挑战。一个是处理家族企业文化与机构企业文化的对立。另一个挑战是一个非常耗时且乏味的尽职调查流程,该流程涉及七个不同的审计团队,以涵盖公司的全部活动。该交易还非常复杂,涉及多个司法管辖区。我们还必须确保整个过程中的高度机密性,并特别注意交易中涉及的情感层面。

最后,经过 15 个多月的时间,我们终于完成了这笔交易,将非洲这家经营得非常好的私营林业公司 49% 的股份出售给该全球金融机构,对此我们倍感自豪。

相关专业人员

所有相关专业人员